过酒

 
   

其实这一局我打得很迷,传送前好好的局势,传送过去后留我一个孤零零被三个人围殴......
然后,我就直接钻到草丛玩草丛逃生,眼看血降到一本,内心绝望。
眼见刘邦的球冷却好了,我就顺手戳了一下,到快炸的时候,没想到对面残血信信过来对我???
然后我愣愣的炸了仓鼠的球,信信......
信信被我炸死了.......???
当时我相信对面信信是懵的,但是我也懵啊?
然后我就跑了,顺便清醒了一下,然后我就开始告白。
对面信信没有理我呜呜呜QWQ

现在的韩信都这么难撩了吗???

ps:我差点找不到图,这个韩信是教廷特使,皮肤挺帅的w